台湾90岁老人实现归乡梦_河北新闻网

70年阔别 4天短暂相聚

台湾90岁老人实现归乡梦

老人与亲人告别

老人儿子张建邦与亲人告别

燕赵都市报记者 闫漪 文/图

在与唐山市滦南县宋道口镇西泽坨村的亲人不到4天的短暂相聚之后,台湾90岁高龄寻亲老人张万龙以及儿子、儿媳对阔别了70年的家乡难舍难分。70年的阔别与4天的短暂相聚,让张万龙这位鲐背老人在有生之年实现了归乡的梦想。5月3日,带着对家乡以及亲人的诸多不舍和深深眷恋,张万龙老人在儿子张建邦、儿媳赵容秀的陪护下,在家乡亲人依依不舍的深情中,登上了返回台湾的飞机。

90岁台湾老人寻找大陆亲人

今年2月,一条台湾90岁高龄老人张万龙寻找河北唐山亲人的消息牵动了众人的心。头条寻人及大陆、台湾的志愿者团队等社会各界纷纷为张万龙老人的寻亲而努力。

自1949年随部队迁居台湾后,张万龙老人便与家人失去了联系。70年过去了,90岁高龄的张万龙老人记忆力在慢慢减退,然而“回家”却成了老人经常提起的事情,思念之情溢于言表。父亲的心思,儿子张建邦看在眼里,很心疼。

然而,由于年岁大了,张万龙老人对于家乡仅存零星的印象,甚至连自己具体有几个兄弟姐妹都忘记了。为了圆父亲回乡的梦想,儿子张建邦开始凭借着儿时父亲的讲述,以及父亲仅存的一张军籍登记表残存的一个古旧住址——滦县清水乡四保六甲门牌一二五号,开始为父亲寻找大陆的亲人。

“我念书的时候,父亲经常会跟我提起家的位置,也表达过想念家乡的庙会,还将他的兄弟姐妹、家里的事情讲给我听。我是听着父亲对家乡的讲述长大的,所以对于家乡头脑中早就有了最基本的印象,家乡的样子和我头脑中的样子差不多。”张建邦说,也正是儿时起父亲的耳濡目染,让他对家乡唐山有着本能的憧憬和强烈的寻根愿望。

张建邦出生、成长于台湾,在他儿时的记忆里,每年过年,家里都会来很多父亲部队中的朋友,家里很热闹。“父亲开始在部队,从部队退伍后,就一直在台湾公路局工作,修过马路,也看管过物品仓库,一直干到退休。”张建邦说,父亲年轻时,曾经托回大陆探亲的朋友打听家人的情况,但没有收获。后来因为母亲身体不太好,父亲就暂时打消了回乡的念头。后来母亲去世,父亲想回家的念头也就越来越浓。

但时隔数十年,保甲制早已消亡,家乡行政区划也已是物换星移。时间的推移,历史的变迁,90岁张万龙老人的寻亲仿佛变得有些困难。

“几十年的变迁,加上唐山曾经历过大地震,说实话,当时抱的希望不是很大。但寻亲是父亲和我一直最大的愿望。现在我们生活得很好,我要圆父亲晚年的心愿,那是父亲的根,也是我和家人的根,我希望能带父亲回到他的出生地,看看家乡、见见亲人,让父亲不留遗憾。”张建邦说,他不想放弃,想为父亲的回乡梦尽一些力。

随着消息的扩散,张建邦没有想到,父亲多年的梦想竟然很快有了消息。

老人耳朵的显著特点让寻亲“一锤定音”

当头条寻人《离乡70年,台湾90岁老兵河北寻亲:唐山的家乡亲人你们在哪里?》的消息传到唐山市滦南县宋道口镇西泽坨村时,马福良的弟弟找到他,向他求证。

“我父亲在世时,曾提过,我有个五姥爷如果还活着,可能去台湾了。”马福良说,母亲已84岁高龄,因小脑萎缩记忆力减退,记不清当年的情况。为了核实信息,他当时就给七十多岁、但思路非常清晰的大舅打电话确认。

“我的姥爷是老大,姥爷哥儿五个一个妹。其中四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早已去世,只有老幺失去联系数十年,也就是我的五姥爷。在我大舅的记忆里,五姥爷的名字应该叫张万祥(音),而不是张万龙。”马福良说,由于保甲制早已消亡,他也曾试着从地址入手,通过滦南县档案局核对,也曾通过派出所寻找线索,但都没有收获,信息核对陷入了困境。

为进一步核实信息,马福良和亲人们多方走访。“走访中,我从五姥爷一位依然健在的小学同学处了解到,我的五姥爷的名字也是张万祥(音),在家时,有一个绰号叫‘半拉耳朵’,而这个绰号也经过了多方核实。我当时怀疑,这可能就是老人的一个特征。”马福良说。

张建邦特意发来了关于父亲耳朵的照片和视频。“老人右耳朵上部与脑皮相连,两个耳朵相差很多。当时我们就特别兴奋。”马福良说,“后来我们总结,说是关键时刻,耳朵说了‘话’,一锤定音。”

当前网址:http://hawitx.com/guona/605.html

本文主要围绕bet36收集整理,仅供爱好者浏览使用。不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了解更多详情:登录bet36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